公司新闻

《红楼梦》研究矫枉过正也会出偏差

  很多招收推免研究生的学校都是要求六级的,但有的学校也没有硬性规定必须达到六级,我们一起来看这些学校的要求吧。

  这就要求法学研究者掌握并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从纷纭复杂的经济社会生活中发现主流、发现趋势、发现本质、发现规律。法学研究者既要精通法学,又不能拘泥于法学;既要做法学专家,又要做国情专家。只有这样,才能使自己的学术成果反映趋势、揭示规律。  恪守学者责任是法学研究者推进学术创新的重要基础。

《红楼梦》研究矫枉过正也会出偏差

《离魂》是汤显祖的《牡丹亭》传奇第二十出,原名《闹殇》。 戏中讲一对情人杜丽娘和柳梦梅,梦中相会,私下相许,后来凭一张画像在人间相遇,结为伉俪。

两人离别后,由于杜丽娘十分思念柳梦梅而患病,病势转沉后的一个中秋之夜,开轩欲见那皎皎月轮。 然而,只见“剪西风泪雨梧桐”,冷厥过去,“残生今夜雨中休”。 一曲“恨西风,一霎无端,碎绿摧红”的悲剧,预示着杜丽娘成了阴阳相隔的怨妇。

后来柳梦梅终于找到杜的坟墓,掘坟开棺见尸,杜丽娘竟栩栩如生并睁开眼睛,悲痛时刻意中人意外死而复活……四出戏,证明董小宛被抢入宫!把元妃所点四出戏串联起来,看到作者讲了一个完整的故事:剧中恩爱无比的男女主角(女主角是男主角的妻妾),先因小人所逼,被迫献宝夫妻分开,又因皇权威压,女主角不幸遇难,男主角虽经高人点拨,口头承认是痴人,但心中仍幻想女主角死后复生破镜重圆……按照红学界公认为《红楼梦》是自传体小说的说法,从教科书确认的作者曹雪芹身上,找不出一星半点与四出戏有关的影子。 但是——该故事整体情节,与冒辟疆与爱姬董小宛的故事所对接,特别是和传说中的董小宛被洪承畴所抢、董小宛以死相抗、最终被献入皇宫为妃、再被太后赐死……等民间传说情节对应,简直就是一份完整的情爱简历!如果这就是“脂评”所说的“通部书之大过节、大关键”之所在——那么,它从本质上证实了民间流传的冒辟疆董小宛爱情故事,就是事实!也许——这就是冒辟疆创作《红楼梦》所深藏的惊天秘密与终身伤痛!——————————————(引文到此结束)看到这里,关于元春所点的四部戏已经有了精彩的介绍,只看后文关于冒辟疆董小宛等人的生活经历与戏剧的对照,除了存在牵强的疑似,再无更多的说服力,因此甚至有的读者,就题发挥,得出《红楼梦》竟是“大喜剧”的结论!字字是血的书,何以被得出“大喜剧”的结论?我觉得首要的一个错误因素就是矫枉过正。

对主流红学百年错误的批判,需要的是像种子的力,充满韧性的持久的搬扭,让读者逐渐明白,《红楼梦》不仅是一部空前绝后的文学作品,更深藏着复杂的历史秘密。

既不能平面的文学阅读,也不可机械地处处找历史。 《红楼梦》中元春省亲所点四出戏最主要目的,在于文学艺术的发挥,巧妙安排伏笔,为人物的发展轨迹铺设暗线。

《红楼梦》的确有闹钟一样的功能,为不便直言的历史唤醒世人的记忆,但首先它是一部文学作品,必须遵循小说创作的规则(姑且说,因为创作的时代并无格式化的概念和定义),让作品中人物沿着前因后果线索有序地震动。

如果不管什么情况都要拖到历史的象限,寻找现实人物与书中一一对应,不仅会肢解和削弱《红楼梦》的艺术价值,更危险的会带出适得其反的节奏来,影响或者诱引读者的错误理解和思维。

《石头记》(《红楼梦》)蕴藏着复杂曲折的历史,这已经逐渐为读者所感悟,即便顽固的主流红学,对于这个观点也趋于认同。 但是,深入文本内部,在小说的字里行间,如果每一个字符词素都要去寻找历史的足迹,无疑像把红学这个历史罗锅给踩成大肚罗汉,以致病入膏肓不可药救。 作者在创作《石头记》的过程中,始终为即将发生的故事伏线,每一个情节每一个人物的出现都不会太过突兀,这让读者在欣赏作品的过程中,不断享受着“原来如此”的曲折心理和生理刺激,所以正如众人所言——《红楼梦》没有一处闲笔。

至于元春点戏一节,确实正如钱老师所言是“大关节”,但这一个个关节不是历史背景的“关节”,而是作品伏笔的“机关”。

第一出《豪宴》、第二出《乞巧》、第三出《仙缘》、第四出《离魂》,这四出戏对应古抄本己卯本,庚辰本,戚序本,列藏本,梦觉主人序本以及南图本等,都有对应的批语(个别地方有出入),分别是:“一捧雪中伏贾家之败”,“长生殿中伏元妃之死”,“邯郸梦中伏甄宝玉送玉”,“牡丹亭中伏黛玉死。 所点之戏剧伏四事,乃通部书之大过节大关键”。

其实没有什么历史内涵的秘密所在,也谈不上对应历史上什么人物或什么事件,这是小说流畅与悬念设置需要的润滑剂。 (南图本书影)应该指出的是这些批语并非脂砚斋所为,而是整个创作集团领袖“畸笏叟”的痕迹。 畸笏叟批语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创作或者润色纲领性点评,这种透漏后文信息的内容,几乎无一例外的均是畸笏叟所为。

当然钱先生认为脂砚斋是作品批注的最重要角色,这种被主流红学误导的理念也左右了先生的思维,因此有些内容上的认知偏差也就在所难免了。

另外一个因素,或者说包括钱先生在内的整个如皋红学,虽然很大程度摆脱了主流红学的束缚,通过明末清初的时代背景正确定位,把《石头记》思想内涵提升到主流红学45度仰视的高度;但由于过分强调冒辟疆作者论的缘故,把红学刚从曹家沟捞出来,又推进另外的某家坑,历史的内涵迅速又猥琐到风花雪月才子佳人的故事中。 这实际上无形之中又把作品格调拉低到了自传说的漩涡,形成被人诟病的换汤不换药或另立山头体系。

《红楼梦》“大喜剧结局”的荒唐,是矫枉过正的必然结果。 与钱老师虽一面之缘,但交情甚厚,对先生不让之处,还望先生海涵。 ————————————————————校对:王华东安妮编辑:潇湘夜雨深度解读,高屋建瓴。

吴氏红学,高端学术。 知识的盛宴,智慧的光芒。 新观点、新视角,同一部红楼梦,不一样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