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嵇康的故事:遗世独立的嵇康

    当我们围绕整理编写经济所所史而挖掘历史文献,追踪曾经的足迹,并试图将今天的经济所与历史上的经济所相对接时,一个反复呈现、不断撞击我们心灵,且躲不开绕不过的问题,就是:贯穿经济所90年历史,支撑经济所人90年奋进的力量究竟是什么?我们不无意外地发现,经历了90年的风雨和沧桑,在经济所和经济所人身上筑就了独具特色的优良品质,积淀了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其中包括:  第一,立足国情,以调查研究立所。经济所起步于社会调查,成熟于中国首次大规模农村调查,即第一次“无(锡)、保(定)”农村调查。

  2005年至今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合肥微尺度物质科学国家实验室量子物理与量子信息研究部主任。

嵇康的故事:遗世独立的嵇康

  嵇康生活在政治黑暗、社会动荡的魏晋时期,那时,有学识的人经常遭到迫害,在面对一次又一次劫难后,他们反而更傲然于世,视继承正统儒学者为虚伪之人,并与之格格不入。     嵇康就是那个时代名士代表之一。 他为人直率真诚,极端厌恶所谓的君子,他认为诵读就是鬼话,经书就是垃圾,而仁义也散发着腐烂的臭气。

    嵇康不愿意做官,因为做官必须要学习那些被他视为垃圾的经书,他说自己看一眼经书眼睛就会坏,学一下礼仪背就会驼,穿上礼服筋骨就会扭转,谈起礼仪牙齿就会烂掉。

    但他不想像当时不满社会的隐士一样隐居在山林之中,也不想像好朋友阮籍一样靠着喝酒和写文章来排遣苦闷。

他选择了一样别人想都想不到的事情来做,那就是在自己居住的村子外的大树下打铁,靠这个来自娱自乐。

像嵇康这样的名士,干着打铁这样低贱的活,自然引起了大家的议论。 有一个叫吕安的人很钦佩嵇康,吕安也是一个毫不虚伪,活得相当真诚的人,他和嵇康来往,不是为了名利,他可以在想念嵇康的时候,独自驾着马车,日夜不停歇地行走千里,只是为了和嵇康见上一面。

    但像吕安这样的人还是太少了,大多数人只是因为嵇康是相当有名的人,而特地去结交他,好以此而出名,其中就有一个叫钟会的人。 钟会是一个年轻的贵族公子,他有一些才能,特别能说会道,因此得到当时掌握朝政大权的司马昭的宠爱。

钟会想在嵇康这样的大名士前露露脸,于是有一天,他带着大批随从,坐着马车来拜访嵇康。     当时嵇康正在树下专心地打铁,瞥见钟会带着一大批衣着华丽的人来到自己面前,什么也没说,连看也不看钟会一眼,只管低头干活。 钟会等了很久,看见嵇康旁若无人的样子,觉得很没有面子,只得离开,但他心里面对嵇康充满了怨恨。     后来司马昭杀了皇帝,他为了得到大家的支持,需要一些有名的人为他来说话。

他想到了嵇康,于是派和嵇康同为竹林七贤的山涛出面拉拢。

山涛推荐嵇康去做官,嵇康得到消息后,十分生气,他拒绝司马昭给的官职,同时与山涛断绝了交往。

    嵇康的行为让司马昭很生气,特别是当他知道嵇康还说了一些指责他的话后,对嵇康更是恨之入骨。

但他却不敢对嵇康做什么,直到吕安的一个案件将嵇康牵扯了进来。     吕安有个兄长,垂涎吕安妻子的美貌,就生出了坏念头,用酒将她灌醉,然后奸污了她。 吕安的妻子因羞愧而上吊自杀了。

吕安知道后,虽痛恨自己的兄长,但因为手足之情而忍了下来,只悄悄对嵇康说了。

谁知吕安的兄长恶人先告状,他向司马昭诬告吕安对母亲不孝。

当时司马昭正推行以孝治天下,加上吕安的兄长正是他面前的红人。

他马上下令将吕安抓起来。

吕安不服,把兄长的丑事揭发出来,嵇康也为他作证,但司马昭不听吕安辩解,将他流放到了边远地区。 吕安在流放途中,给嵇康写了信,但没想到这信被司马昭截获下来,他以信中有对裁决不满的词为借口,将嵇康逮捕了起来。     钟会想要报复嵇康,就一直劝司马昭杀掉他。 司马昭本来就讨厌嵇康,加上钟会不断地说嵇康坏话,于是判处嵇康死刑。

    虽然有三千名学生联名上书,请求司马昭饶了嵇康,并希望嵇康能当他们的老师,但是司马昭下定决心要杀掉嵇康,没有同意。     嵇康有很高的音乐素养,善于演奏,曾经学得《广陵散》,全天下只有他会弹,他自己也非常喜爱这曲子。

在临刑前他索要了一把琴,在刑台上神色自若地弹起了《广陵散》,曲子弹完后,嵇康说:《广陵散》从今天起就再也没有了!然后从容地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