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焦点访谈》 20141006 景区里的“花活”

    距离高考时间越来越近,很多高三考生都已经在最后的拼搏中,相信在今年六月都能取得不错的成绩,小编也要提醒各位家长,在现在,孩子的成绩可以说已经基本稳定,不要给孩子在增加压力,重点是帮孩子调整好心态,在这次高考中稳定发挥就行。

  在历史上和现实中,经济所的旗下之所以能够积聚起那么多的优秀学者,之所以有那么多的优秀学者投身于经济所,潜心在经济所的平台上做学问,一个重要的原因就在于,经济所是以学术立所的。学术为重,不仅是经济所持续90年的核心价值理念,而且是经济所人最广泛、最坚定的共识。  第四,尊重知识,以人才为中心。经济所一向以出了众多大家和名家而闻名。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使近代以来帝国主义列强侵略压迫中国、欺凌奴役中国人民的苦难历史彻底结束。一部中国近代史,是帝国主义侵略、掠夺中国并给中国人民带来无穷灾难的历史。

《焦点访谈》 20141006 景区里的“花活”

视频截图视频截图视频截图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十一长假就要过去了,许多出门旅游的朋友可能正在回家的路上,也有很多人已经回到家中。 回顾几天的假期,您的感受如何?一定有人玩得特别开心,也不排除有人会遇到不愉快的事。

我们的记者在这个假期,深入到一些景区进行了暗访,发现了不少让人遗憾的现象。   9月30日,记者来到位于山西的北岳恒山,这里是著名道教圣地。 在寝宫景区,一位小伙子刚烧完香,就被一位穿着道服的老者引到了旁边的香台上,递上一张符,随后开了口:放点福气。

什么意思?钱,30块钱。

  有的要钱方式则委婉一些。 在恒宗殿崇灵门,一位道士模样的人在女游客的手上写了几个字,说了几句吉利话,随后转向了主题:随两个资金,多少表示个心意。

这位女游客最终拿出了50元钱。 记者观察,这些身穿道士衣服的人只要有机会就和游客搭话,聊上三、五分钟,游客通常都会拿出些钱来,少的几十,多的上百元。 这位道士见记者似乎很感兴趣,提出给记者看看,拿出几张纸签,让记者抽出3张,然后打开纸签,告诉记者,抽中的全是红签,大吉大利。 不容反应,他马上拿出一沓纸,开始为记者画护身符,黄纸上写几句吉利话,再加个看不明白的符号。

画完这所谓的护身符,正戏上场,这位恒山道士说:卦金你填上。 随你自己。

  仔细翻看,这份功德簿上已经有十来页写上了数字,金额最大的一张,卦金8800元,护身符4800元,功德9900元,加在一起高达23500元。   最终记者拿出了200元钱。

那么,这些看相算命的自称为道士的人到底是不是正规的教职人员呢?记者想看看他们的道士证,一位道士表示:不,不能看,除了出家人,不给外人看。 而给记者画所谓护身符,还随身带着功德簿的这位只拿出了一张名片,称没有道士证。   天峰岭一处道观负责人向记者透露,这些看相算命的,其实多数都是本地村民。

记者来到恒山管委会天峰岭景区办公室核实。 办公室负责人说,这些所谓道士,都是负责道观、庙宇防火工作的,根本不是道士。 工作人员表示:不是我们能管的事情。

说实话,我们也相当相当痛恨。 不是管了管不了的问题,是让管不让管的问题。

  离开天峰岭景区,记者在恒山脚下的浑源县城,又一次见到了给记者画护身符的那位道士,此时他已经脱去了道服,正忙着要去买菜。

他自称叫白春,说自己是恒山附近的村民,天峰岭景区至少有二、三十名像他这样的人,靠山吃山,已经形成了产业,管理部门其实对这些情况早已心知肚明:管委会不许我们硬砸钱。 不许要钱,顺其自然,给多少是多少。

  住在自然人文景区附近的村民,守着金锅银碗,能够靠山吃山,这实在是幸运。 可这吃法不能违法。 像片子里那样,吃招牌、砸饭碗,涸泽而渔、杀鸡取卵,就太糊涂了。

而且自然人文景观,不止是当地村民的,也是大家的、世界的,这样糟蹋,绝对不行。

可不对的事,管委会的工作人员却告诉我们有人不让管。

是谁不让管?为什么不让管?这样的人和事,又该谁来管?其实类似的问题,不止一个景区有。   10月2日,记者来到了吉林省延吉市,找到延边中侨旅行社,报名参加了长白山一日游散客团,行程安排为长白山天池、瀑布、温泉三项。 合同上没有任何购物条款。

  在签订合同时,记者发现在办公室墙上贴着三份通知,通知中多次提到了回扣,还明确了导游司机旅行社对回扣的分配比例,通知还特别强调,购物达到一定额度后,对导游的奖励政策。 我国《旅游法》规定,旅行社不得通过安排购物或者另行付费旅游项目获取回扣等不正当利益,那么,这些通知、规定是怎么回事呢?记者提出疑问后,中侨旅行社的负责人变得不耐烦:这是我们给(景区)那边的价格,和你们没一毛钱关系。

  真的没有关系吗?带着疑问,10月3日,记者在延吉火车站登上旅游大巴,开始长白山一日游。

上午10点,大巴驶近了长白山山脚下,不过奇怪的是,大巴车并没有将游客送到长白山脚,而是拐了一下弯,驶上了另外一条道。 一日游导游李志强称,第一站不是去长白山,是峽谷浮石林:咱们一日游的行程都是这样,不是我小李给大家变的,咱们是散客拼团嘛。   原来这是一个自费景点,参观费用不包含在团费中。

导游极力推介,加上大巴车已确定肯定要去这个景点,全团45人,一半的游客买票参加了这一项目,每人票价120元,车上当场收取。 此时记者想起来,在中侨旅行社墙上的通知中,还专门提到了这个景点,不过价格是45元每人。 大巴到了峽谷浮石林景区,买票的游客进入景区参观,没有参加的游客包括记者在内,没有任何地方可去,游客休息室锁门,咨询区禁止游客进入,司机此时也不知去向,车也上不去,只能在零度左右的室外站着等待。

1个小时后,这一景区参观结束。 中午12点,大巴车驶入长白山景区,5个小时的时间,游客们紧赶慢赶,游览完了天池、瀑布、温泉3个景点。 下午5点,大巴车开始返程,此时,新的项目又出现了。

导游告诉大家,要去朝鲜族第一村--红旗村。

  这又是一个不在合同中的自费项目,记者报名参加。

大巴车到了安图县红旗村,费用是每人100元。 参观中记者并没有看到购物店。 很快,大家被带到了一户居民家中,谜底此时揭晓了。   一名名叫曲洪玉的村民自称是地道的朝鲜族,出生在红旗村,在这生活了几十年,全家以种植林下参为生。 随后,她拿出了两盒没有任何包装的人参。

按照她的说法,这些全是自家产的十年生林下参,非常珍贵,按根出售,价格要比市场上便宜得多。

记者以每根40元的价格购买了16根。 记者随后联系了延边州人参产业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对方告诉记者,这些都是市场上随处可见的普通人参,不仅没有十年,价格也要比市场上至少贵一倍以上,连林下参的概念都是编造出来的。   那么出售人参的曲洪玉又是什么人呢?记者又一次回到了红旗村。 村民们说,游客参观的房子确实是普通村民的,但接待游客、所谓销售自家特产的其实全是旅游购物店聘用的营业员,不仅不是红旗村村民,甚至连朝鲜族都不是,接待游客时的套路全都事先经过培训。 记者在延边中侨旅行社办公室看到的内部规定其实是旅行社共同的游戏规则。 仔细看一下:峽谷浮石林签单,也就是旅行社和景点直接结算是每人45元,收取游客120元;红旗村直接结算是每人30元,收取游客100元,中间差价全是回扣,导游司机旅行社按三分之一比例平均分配。

对红旗村等指定购物地点,购物总额满1000或5000以上的,分别按回扣部分10%、15%奖励。 对于散客团来说,购物返点提成一直是公开的秘密。 在利益驱使下,导游和卖家要想尽办法,不择手段把商品卖出去。   到今年十一,《旅游法》正式实施就满一年了。

但是很显然,在一些地方,《旅游法》中的许多规定还没有落到实处,侵犯游客利益的现象还时有发生,而我们的旅游市场还在不断扩大。 根据国家旅游局提供的数据,从1日到5日,全国纳入监测的124个直报景区累计接待游客达到万人。 这么多游客,就算只有很小的比例遇到欺诈,也不是小数,更重要的是会给整个旅游业带来重大的损害。 所以,旅游管理部门和从业人员,都该有更强的紧迫感和责任感,早日把旅游法落实好,把游客的利益保护好。